宇文易

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

©宇文易
Powered by LOFTER

【铮衣】阳光灿烂的日子(现代架空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ooc勿入,里面还有我借的几句话,来自于小白的某个剧,蛮喜欢的,拉在这里面来用一下,不妥删掉。说了这么多,正文在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夏日阳光正好,顾南衣在角落里趴着睡觉,做了许多梦,醒了那些梦就像隔了一层纱一样,朦朦胧胧,看不清楚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手机消息弹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【小衣衣,快来车站接我吧。】
        是赫连铮,从小一起长大的,就在隔壁市读大学。这次好像是来做一个交流分享会,顺道来看看他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上了大学许久未见的赫连铮还是一样的开朗,看见他,就来了个热情的拥抱。
         顾南衣有些嫌弃,却还是勉为其难地抱了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顾呆子,这次我来,不只是为了学习,还有一件大事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顾南衣只是瞧着,也不接话。
         赫连铮见他不配合,只好接了下去:“我来是为了追一个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谁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凤知微。”赫连铮指了指自己手里的一个u盘,“上次她来我们学校做分享,从此倩影就留在我心中,我得赶紧来争取一下,喏,这个东西就将是我们感情的见证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凤知微,顾南衣隐隐约约听过名字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南衣,你这次一定要帮我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 赫连铮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,直接挂在了顾南衣身上。这次顾南衣再也没有忍耐,把这人汗津津的脖子推远了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显然是有备而来,他先去订好的酒店,洗完澡,拾掇清爽,走出浴室,看到顾南衣正坐在那儿打游戏。
        “南衣,我这样帅不帅?”
        “帅。”
       顾南衣头都没抬。
       赫连铮顿时有些委屈:“南衣,你这是敷衍我。”
       顾南衣抬头,看向赫连铮,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一遍,又冒出一个字,帅。
       赫连铮立刻眉开眼笑,从顾南衣背后靠过去,看着他玩游戏。热腾腾的气息熏的顾南衣不自在,他朝旁边挪了挪,却还是躲不开热气。
         赫连铮这人哪都好,就是太像大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追凤知微计划正式开始,说是计划,其实也就是要电话微信,然后约会,表白三部曲的。因为赫连铮压根不指望顾南衣能有什么好点子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个人就像个木头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顾南衣领着赫连铮到了学校,面无表情问了一堆同学之后,找到了凤知微。
        凤知微疑惑地看着顾南衣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我,是他。”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指了指旁边的赫连铮。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扬了扬手里的u盘:“还记得我吗,你上次来u大演讲,u盘落下了,幸好我帮你收着了。这次我正好来这里有事,我就顺道带给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凤知微惊喜,她没想过还能找回来:“谢谢,太谢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说了这么多,不如请我吃个饭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啊,我们现在就去吧。赫连同学。”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惊奇她居然还记得自己名字,顿时觉得自己更加有希望了,忙揽住顾南衣的肩,说:“这是我的好兄弟顾南衣,不介意一起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凤知微笑了笑,一点都不介意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吃的是顾南衣最爱的菜。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闷头吃着,听着这两人聊天,忽然觉得这两人还蛮搭。想到这,他抬头看向赫连铮,赫连铮注意到他的眼神,顺手又夹了一块肉放他碗里。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盯着自己碗里的肉,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多了一块。”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认命地又夹了回来,自己吃掉。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很满意地吃着自己的肉,吃完之后,他才发现凤知微一直盯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起来了,赫连铮说第三步是要表白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顺手放下筷子,对凤知微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喜欢你,他要追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顿时呛住,差点一块肉没把自己噎死。顾南衣拍拍他的背,帮他顺气。
        凤知微也有点吓住了,她差点没把自己的筷子扔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不知道那餐饭是怎么结束的,反正最后没要到凤知微的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顾呆子,都怪你吓跑了她。”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埋怨道。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无动于衷,还是玩着自己的游戏。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苦恼地一把抢过顾南衣的手机,替他玩起了游戏,顾南衣第一次没有直接打人,而是任他玩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,这次是我做错了吧。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气顺了,把手机还给顾南衣,自己靠在顾南衣身上:“南衣,你说我应该怎么追凤知微?像我这么英俊潇洒,她今天居然眼睛都不眨,就拒绝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没追过人,他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滑下去躺在顾南衣腿上,叹了一口气,夸张说道:“如果南衣你是女的就好了,想来想去,还是你最符合我的口味。”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玩手机的手顿了顿,手下的小人撞了墙。
        他心底蓦地涌起了一股悲伤,铺天盖地,完全不属于他自己。顾南衣痛苦地捂住胸口,手机落在地板上。赫连铮惊住,急忙爬起来,却看到顾南衣无声无息地流了一滴泪。
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现在满脑子都是那滴泪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未见过顾南衣哭,或者说他有过悲伤的情绪。他开始苦思冥想,想找到让顾南衣如此悲伤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渐渐,连凤知微都被他忘在了脑后。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却开始躲着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学习时间已到,赫连铮就要启程回自己的学校。
        阳光灿烂,淡淡树影投下,赫连铮看着树下阴影里的顾南衣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最后说清楚,问问那天顾南衣为什么会哭。结果顾南衣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胃疼,疼哭了。
        赫连铮嘱咐了一通,才依依不舍地上了车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是我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 顾南衣终于看清了那个梦,梦里赫连铮吐着血笑着对他说,如果你是女的就好了,我就娶你。过了半晌,他又小声接了一句,其实男的也无所谓,谁叫本王喜欢你。
    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
到最后,才发现只用了一句,其实还有几句。
“你是我的秘密。
我怕你知道。
又怕你不知道。
更怕你知道装作不知道。”
爱死这几句话了,但全部引用不太合适,就这样吧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4)
热度(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