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文易

鲜衣怒马少年郎,玉树临风小侯爷

©宇文易
Powered by LOFTER

【白瑜】委屈
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在峡谷素有花花公子之名,周瑜很早便知,若不是这次惹到他头上,他是一点都不在意的。
        关于这件事,李白十足委屈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过是路过时抢了小乔的蓝,把小乔气哭了,结果一传十十传百,便成了他猥琐地蹲在草丛里,小乔来打蓝,他就想上前调戏,幸好小乔挣脱开来,哭着跑开了。
      ...

【白瑜】与君歌一曲

         之前李白并未注意到周瑜,或者说他一整天醉生梦死的,很难注意到酒之外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此次注意到周瑜也绝非偶然,周瑜重塑归来,引发峡谷大动荡,不少人都在谈论,李白想不知道也难。
        周瑜,字公瑾。
        李白忽然生起一丝兴趣。

    ...

【双洵】踽踽独行

          眼前的所有天旋地转,过往的一切飞快掠过,燕洵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 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,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,大概是梦吧,他再度闭上了眼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你醒醒,我好不容易把你救活。”年轻的活力的世子直接上手扒开了他的眼睛,“我怎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,我刚刚摸了你的脸,没发现有面具,难道是当年父皇没告诉我,我还有一个哥哥?”
 ...

【玥洵】质子成婚(平行时空)下

         宇文玥压下心里面的异样,起身迎接元彻。燕洵则规规矩矩站在一旁,还有一丝不知所措。元彻目光扫过他俩,忽然一笑:“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         宇文玥朝燕洵点点头,便随着元彻出了书房。
         燕洵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俩的背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感情...

【玥洵】质子为婚(平行时空)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 燕北大败,魏帝仁慈特恕燕洵入魏为质,并与宇文家第四子成婚。且不说这魏帝何等的侮辱人,单说两男子成婚便已是奇观。
       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宇文玥居然便直接接旨了。
        月七还年轻,沉不住气,便问道:“公子为何会同意?”
        宇文玥笔都未搁下:...

【玥洵】债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吾这一生,无悔已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生传奇的西凉王永远地闭上了眼。史官颤抖着双手记录下了这最后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史官年轻的时候还不是史官,他只是西凉王随从中一个无名小卒。他其实不喜欢燕北,而更喜欢长安。长安富饶繁华,空气里整日都弥漫着酒和妇人脂粉的香甜味。
    ...

【玥洵】故交

        宇文玥忽然觉得眼前的燕洵不是燕洵,笑虽然还是那个笑,眼睛里却透着寒意,就像宇文玥之前养过的一只鹰。
        “宇文将……公子,今日来我世子府有何贵干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听闻世子坠马……”一切都很怪异,宇文玥截住了话头,顿了良久,复又道,“特来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燕洵平淡地笑了:...

【策洵】小段子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燕世子何不与我联手,我定会助燕世子一臂之力,到时我们共享这万里河山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燕洵饮了一口茶,看向他,嘴角一丝冷笑:“太子还是少开玩笑的好。若是以前的我,恐怕会信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萧策突然眼睛一亮,贴了过来,笑得暧昧:“来这以后,我听不少人说过,燕世子从前可是非常爱笑,如今——”
   ...

【玥洵】一幅画引发的“血案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燕洵看着手里的画,满满的笑容便扩散开来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本来想来逗逗宇文玥,结果月七告诉他宇文玥不在,不过咱世子是何许人也,可从没把自己当外人。于是他便大手一挥,直接冲进了书房。
        月七装模作样地拦了一下,便吩咐丫鬟去端世子爱吃的点心来。
       ...

【玥洵】千秋梦(穿越)

         楚乔看到眼前的场景,狂喜溢于言表。而宇文玥和燕洵却明显愣住,这是何处,明明前一瞬他们还在青山院。
        周围奇装异服的人纷纷围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块东西对着他们。
        暗器。
        宇文玥和燕洵心里同时生出了这种想法。
    ...